第五章 永隔一江水

内心患得患失的江小幺就这样进入了大三新学期。整整两年的时间了,舍友中海绵郑牵牵已经是第二任男朋友了,小辣椒张可也新近认识了一个跳街舞的男孩子,跳跳糖田橙就更稳定了,和男朋友从高中就开始了。
江小幺也不是因为虚荣,缘分需要等待,但也没有这样的呀!两年的时间,江小幺坐在教室靠走廊的一边,石泉坐在靠窗的一边。
永隔着一江水。
学习累了的空档,石泉会侧过头看着小幺。对于少男少女来说,这样灼灼的眼神实在没有被忽略的可能,但是小幺始终不曾侧过头回看一眼。在前一年的时间里,是因为羞怯;在第二年了,这份羞怯中包含了更多的执拗。
“是不是只有我不再这样等在原地,你知道要抓住机会靠近我?为什么不能明白我的心呢?”小幺的日记本里写到。
说来也要感谢石泉的不打扰,两年来,江小幺的成绩保持在了年级第一名。学业上的成绩给了江小幺更多一点的自信,现在的她变得更加从容大方,虽然还是老好人的脾气,不懂得拒绝别人,但是她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,而唯一让她感到无力的就是石泉。

大三开学的第一周,周末,江小幺决定不去自习。
“小幺,不早了,怎么不去自习呀?这不想你呀!”小辣椒张可觉得有点奇怪。
“今天不去,我要去剪头发,削发明志!”
“哇,不过是明什么志呀?”张可追问。
“远大的志向呢!”小幺一句话糖塞过去。不过她自己的心里知道,她不能等着别人做决定,她要给自己做一个决定。

石泉确实坚持着两年的习惯,在固定的座位上开始看书,而远远的江小幺的座位是空的,这让他有点失落。
两年前,从那扇大落地窗前,他看到了阳光中绽放的江小幺;两年来,他坚持在这扇落地窗边上的教室里自习,远远地看着小幺伏案、看着小幺变得自信。两年的时间,他习惯了这距离,尽管他曾经无数次想去拉进,但想到小幺胆小羞怯的个性,想到自己穷困的家庭,他很怕会连这样的相处机会都没有。

小幺剪了短发后再也没有出现在以前的位置上。
石泉淡然地笑了,随后眉头一蹙:“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,这是谁说的狗屁话!”眼神多了份落寞。
但是感情上从来没有一胜一负,只会是两败俱伤。江小幺对石泉有气有怨,但又自觉没有立场去气他、怨他,或者一切都是她写在日记本里的异想天开的故事。

两个怀着真挚情谊的人,就这样别扭着,变成了两个各怀心事的两个人。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